在社会上永远有人走着比自己困难的路

2020-06-27 06:29:13编辑:

在社会上永远有人走着比自己困难的路

搬了家,新居在大屋的一楼。书桌就在窗边,望出窗外是车来车往的马路,就算到了晚上也一样繁忙。窗边传来的是车辆驶在湿滑马路上的声音,看看街灯才见到外面正下着雨。伦敦的雨比香港的温柔,很少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。

这个时间这种天气,放了一张唱片,是来自美国的吉他、低音大提琴组合 Bill Frisell 和 Thomas Morgan 的新唱片《Small Town》。没有比这样下着雨的天气更适合去听这张由 ECM 录製的唱片了。这间出名录製爵士乐的德国独立唱片公司,有评论说他们的音乐是 the most beautiful sound next to silence。这样轻柔的爵士乐二人组合,连敲击乐的部分也没有,车子驶过湿滑路面的声音就成为音乐的衬托。有些音乐就是要在下雨天的时候听,难怪有些唱片要叫 Jazz for a Rainy Afternoon 或什幺 Rainy Days Moment。

但音乐再舒服,心情都像外面天气一样阴暗。自己本身的研究工作,几个死线好像串通一样同时逼近。然后还有每天读着令人沮丧的香港新闻,种种事加起来,几乎连呼吸一口气也觉得困难。

没有因为听着音乐、喝几口酒而觉得放鬆;没有因为身在外地而觉得跟这个我出生成长的城市有距离;也没有因为不断思考而找到答案找到出路。只是觉得无能为力,只是觉得惘然,只是觉得不知所措。香港有游行,支持因为公民抗命而入狱的人,但我没办法去到现场。

有声音说,法庭的判决是政治检控,但想到公民抗命的结果就是面对刑责,就像当日反奴隶反战争的梭罗不向政府纳税而入狱一样,法庭的判决不是政治检控,而是公民抗命的成全。用自身的自由来证明政权的不公不义,是甘愿为社会走上这条路的人最勇敢的地方。有时候有太多的声音、有无数的说话,但我愈来愈听不懂。

又在网上见到那张写上已经在囚室,或是等待着审讯的长长名单,里面好些名字我都认识,都是我大学的同学。在学校里面打过招呼、在课室坐过旁边。我们都关心社会关心政治,所以都在大学里面修读政治,学习什幺是民主、了解为什幺每个人都应该有参与政治的权利。我跟他们不熟,大家也走上不同的路,虽然最终的指向都是希望为这个城市带来民主,但显然他们的路困难得多,而这个社会也必须有他们,才能显出社会不公义。在社会上永远有人走着比自己困难的路,只觉得自己太过幸运,同时也没办法不问自己为什幺不是自己。

音乐停了,要将唱片反转换边,原来已经凌晨三点。望望窗外,雨已经下完,地也乾得七七八八。伦敦天气乾燥,这边才刚下雨,停雨不久就会雨过天青变得清凉乾爽。

雨过天青,我们实在不知道什幺时候香港才会雨过天青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