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RS 的一课 梁巾

2020-06-07 23:35:25编辑:

MERS ( 新沙士 )疫情至今已踏入一个月。

MERS 的一课 梁巾
有政治漫画讽刺朴政府容许 MERS 疫情不受控,却四处叫舆论和政客不要製造恐慌。

疫情初期韩国传媒只作小量报道,路上没半个人戴口罩,更有人认为 MERS 只是一场「流行感冒」……香港人对沙士犹有余悸,在韩的港人也纷纷互通消息,并一早作好準备,然而在关键时刻,这个自诩「빨리문화」(快些文化)的国家反应却极迟缓,政府藉故拒绝公开确诊者的医院名单,,到不知所措的人们,只能靠 SNS 转发消息去判断疫情。

作为居住在韩国的外国人,政府龟速处理疫情是头号灾难,自己经历过沙士,尚且知道戴口罩、迴避人群、注意卫生消毒是常识,然而韩国这边在初期对防疫完全无概念,政府要迟至六月初才向全国手机发紧急消息,宣传预防方法,虽然网上有零星改图,如「 补充维他命 C 」,「 切些洋葱放在家净化空气 」或新闻会教导一些预防守则,然而朋友见我不停转发消息,也评论我这香港人把事情想得太严重。

之后疫情转差,陆续出现死亡个案、加上有隔离人士乱跑和确诊医生参与千人会议的事件,国民才意识到社区爆发的危机,此时首尔市长大动作抗疫,算是让人稍微安心一点,网上也有不少疫情报告,而在舆论压力下,政府最终公布医院名单,而这已是首名病例出现超过两星期后的事。

目前为止,抗疫发展以及人们的反应,令我察觉到韩国人独特的习惯,及平时在韩潮中隐藏起来的真实性格。

MERS 的一课 梁巾
虽然街上明显少了人,但地铁和超市人流较多的地方,只有小部分人戴口罩。
MERS 的一课 梁巾
超市则有专柜贩卖消毒用品。

1.抗疫唔识转弯

MERS 的一课 梁巾

目前病例绝大部分为院内感染,而这跟韩人让家属在医院留宿照顾病者的习惯不无关係。 到了晚上,病床旁边出现一张小床是常态,这也是解释了为什幺 MERS 爆发后,首名确诊者传染了同房的病人,并波及他们的家属。 本来医院存在传染风险,理应减少接触病人,然而在韩国人眼中,当病者行动不便、 身体虚弱,容许亲人在身边照顾,即使未能减轻病情,但精神上却有支持作用,从情理出发是优点,但疫症临头却是致命缺点,经过新沙士一疫,这习惯会否能改变一点?

2. 政府带头坏示範

MERS 的一课 梁巾

六月中,疫情仍未明朗,首尔街头戴口罩的人寥寥可数,甚至有报道指戴口罩的本地人遭排斥,结果有人为怕受辱而放弃!总统朴槿惠为稳民心,四出视察东大门商家和前线医院期间,同样不戴口罩保护,到访小学时,更向学 生谓 MERS 与一般流感无异,认为只要做足卫生措施便不用担心。也许这位国家领袖为安抚人民而这样说,可却白白错过灌输正确抗疫观念的机会,只着重洗手步骤,对随地吐痰、咳嗽不掩嘴、进餐共食等会增加口沫传染的情况却不加提醒,简单如使用口罩的宣传也欠奉,作了坏示範之外亦反映政府的危机意识差。

3. 「 我们文化 」作祟

MERS 的一课 梁巾

两名城大生在韩国交流期间,因戴口罩上课而被教授指责将敏感情绪带来韩国,结果被逐出课室。教授的说话令我想起韩语里经常用「 我们 」二字,例如「 我们国家 」、「 我们 家族 」,然而被这句潜移默化下,却成了一种集体意志,去年的世越号事件,学生们因听从船长吩咐待在船舱,绝对服从反而失 救,也被评论是「 我们文化 」作祟。若大家只乖乖顺从,不挑战不公制度,不思考质疑有问题的事,这个社会又会变成怎样?喂,今次「 我们 」的敌人不应是戴口罩的人,而 是 MERS 才对啊。

4. MERS 点缀的婚礼

MERS 的一课 梁巾

这可能是最令人感动的结婚合照!初看还以为有人此时还拿 MERS 开玩笑改图,却原来是真的。想到只有前线医护在尽力防疫中,如果其他人明白这就是「 为人为己 」的表现,我但愿韩国人能学懂这一课,疫情快些受控制。

延伸阅读:饮食节目特集(下)@梁巾

饮食节目特集(上)@梁巾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